又涨工资了,但为何还是留不住你?
作者:穿越的邓同学 日期:2017-09-05 浏览

周末了,打开久违的手机,弹出这么几条消息:

 

①工资涨了,并且已经发放到位,4个月补了980元,现在的工资水准为7000左右。

 

②同期毕业的同学大部分已经正式开始履职,任务繁琐,凌晨才睡,真正成为了“万能的排长”,过上了“5+2”“白加黑”的生活。

 

③同窗战友东子,在涨工资之后,却打了复原报告,希望能借着改革裁军这股东风,离开部队。

 

看着东子前两天在群里投下的那块石头——“我交了复员报告,明年应该能走”,我依旧能感受得到那块石头激起的千层浪——1000多条消息,只围绕东子复员这个话题,而东子只对一个问题进行了回复。

 

“刚刚涨完工资,你就走啊?不亏吗?怎么想的!”

 

“嗯,不亏。”

 

此后,东子再无一句话语,留给了同学们无尽的讨论、羡慕和追问。花了近一个小时,看完了错过的1000多条消息,我给东子打去电话。

 

东子听出了我的声音,显得有些开心,但我还是听出了其中的疲惫。

 

“累了吧,兄弟。”我问

 

许多时候,兄弟之间无需多言,一种语气,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境况,一句关切,方可知道自己有人能懂。我和东子或许就属于这种。

 

东子说,“嗯呢,有点累。”

 

接下来,就聊开了。聊到了从前一起参加军体比武、学科竞赛的故事,聊到了毕业之后彼此的经历和感受,甚至聊起来彼此的女友以及见丈母娘的情况。

 

但无论再怎么闲扯,都不可能绕过这个电话最初的目的——为什么东子这个时候坚持要走。

 

一颗火热的心逐渐变冷

一个优秀的人迷失方向

东子,是什么样一个人?全期优秀学员,大一入党,大二立功,能文能武。

 

怀着一腔热血和满怀豪情,踏入军营,加入老野,走进基层。

 

但是,来了之后却发现,即便实战化训练已经喊的震天响,这里的日常依然与实战化训练没有半点关系,牛皮八卦磨时光依旧是这边的常态。在日复一日单调且没有意义的重复中,东子那颗火热的心逐渐冷却。

 

干部积压严重,转业的队伍从营级一直排到副连级;人员干劲严重不足,从上到下都是熬完今天熬明天。

 

被现实泼了一瓢又一瓢冷水之后,东子体会到的岂止是现实的骨感,“简直难以看到出头之日啊!”

 

将不虑战,有权非常任性

兵不思训,成天混沌度日

平日里,一到训练场,连长指导员和老排长就把手机掏出来,王者荣耀搞起来!完全把“军官主要负责指挥技能训练和营连战术研究”这样的规定抛在脑后,心里装着的无非是自己那一亩三分地——涨工资、休假、转业。

 

那士兵呢?即便单位即将换装数字化装备,依然沿袭老一套,单兵战术五公里,仰卧起坐俯卧撑,而且还是新兵训练老兵看,士官背手靠边站。

 

在国防部发言人证实章工资的那个夜晚,营长集合全营的排长,让跑五公里,哦,不对,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——

 

营长对排长们说:“兄弟们,接下来咱们组织五公里训练,老排长跑五公里,新排长跑武装五公里……给你们涨工资了,你们就得给老子好好跑啊!”

 

营长这最后一句话,也就成了东子复员的导火索。

 

东子背着装具,依然跑在了所有人的前面,包括那些没有背装具的老排长。跑完回去已经是半夜十二点,东子如往常一样加班,只是那个夜晚写的是《复员申请》。

 

“将不虑战,有权非常任性;兵不思训,成天混沌度日。”

 

这是东子离开最为本质的原因。

 

挽情怀,抹泪决然而去

诉衷肠,不愿辜负韶华

听东子说,写复员申请,他写了撕,撕了又重新写,来来回回一直折腾到凌晨五点,在那纠结往复的过程中,过去的期待和人生规划像疯了一样钻进东子的脑海。

 

但是,当时针指向五点的那一刻,东子擦干了泪水,拿出纸,铺平,提笔,慎重地写下了那四个字“复员申请”,接下来的内容也是一气呵成,不再犹豫,不再纠结。

 

我问他,既然那么伤心和难受,为什么还是决定要走。

 

他说,我很喜欢当兵,崇尚那种激情燃烧、为训练拼命的生活,我也很爱这支部队,至今依然很爱。

 

“但你知道吗?爱军队就跟谈恋爱一样,我很爱他,很在意他,所以非常不希望他以我不喜欢的方式来对待我,因此我选择离开!”

 

东子说人生苦短,青春更短,我不想因为自己今天的怯弱,躲在部队里,过安稳但于我而言却没有意义的生活。富国强军,是我儿时的梦想,今天还是。兵我当了,发现我可能实现不了强兵的梦想了,那我赶紧去为“富国”贡献自己的力量吧。

 

钱不是万能的

或许只是因为钱不够多而已

说到最后,愈发发现这个电话主题的沉重,但是东子却轻松了很多,不用问,这内心的想法肯定是他第一次说。

 

于是我挑逗他,“东子,可是你得知道,涨工资了哎!要不坚持一下,再领点这代价稍高的高薪!”

 

东子理解了我的挑逗,于是用他一贯的冷却很深刻的幽默来回应我,“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都知道钱不是万能的,许多时候,或许只是钱不够多吧!”

 

两人哈哈大笑,有半分钟。

 

最后,我说,“兄弟,保重,待你捷报频传,我静候佳音!”

 

东子说,“会的,放心!”

 

他对我说这四个字的时候,我好像看到了当初我因为受伤在临出发前退出比赛队伍的情景。那天我们面对面,也是这个对话 ,他说的时候在对我重重地点头。

 

这个晚上,我仿佛看到了电话那头的东子又重重地点了头对我说:

 

“会的,放心!”


更多长沙人才资讯,请关注长沙招聘网大湘人才网